傅平
 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,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,於是,解救人質、化裝偵查、千里緝捕、金錢腐蝕、女色下套、斷尾求生……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、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。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,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。
  一
  如今的國家機關,上掛下派已成培養幹部之常態。蜀都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幹警陳克勤離婚當年,也被納入下派視線。
  年齡三十五左右,職級正科,這樣的條件下派到縣公安局,安排副職不虧,安排局長助理也說得過去,什麼官銜沒有或按時髦說法“裸掛”,難免讓人心生疑竇———這是培養對象嗎?咋混的!陳克勤就屬“裸掛”,混成這樣不是組織沒給機會,而是自暴自棄,責任在己,完全在己。
  “都這把年紀了還下派,就當幫市局完成任務吧。得得,別給我壓擔子,俺就一平頭百姓命。”禁毒支隊李朝輝支隊長找其談話,他嘴裡竟冒這樣的傻話。
  “小伙子,讓你挑點擔子那是組織對你信任。告訴你呀,為爭取這機會,支隊可是求爹爹告奶……”
  “謝了謝了,李支隊我求你別趕鴨子上架,我就一扶不起的劉阿斗,真的。”
  就這樣,陳克勤變成了“裸掛”。不掛副局長,金水縣公安局原定要派車接他的,現因辦案之需,派不出了。
  “小伙子,別抱怨,不是副局長就不能享受該待遇。什麼是規矩,這就是!”說這話時,支隊長十分解恨。
  “我抱怨了嗎?”陳克勤雙手一攤翻著白眼,“我弔二話了嗎?我無所謂!真的,李支隊,公交車兩小時一班,車錢又不要陳某出,有啥了不起?”
  “坐公交倒不必,支隊也可派車送你。不過,張局長正好上市裡開英模會,經聯繫,你就搭他的順風車吧。”
  就這樣,某月某天,李朝輝親自開車送小陳到英模會現場。到時,大會尚未結束,兩人就在車裡等。半支煙工夫,從大禮堂方向傳出一片熱烈掌聲,接著出口螞蟻似的涌人流。朝輝跳下車。
  “小陳,走。”
  兩人逆著人流朝會場擠。“小陳,”支隊長叮嚀,“金水縣雖艱苦,但公安局卻是全國先進,你到那裡要放下架子,虛心向基層幹警學習。”
  “李支隊放心,我一定低調做人,踏實做事,而且要立志做大事,不立志做大官……”
  “別貧嘴!給你介紹,這位張紹雲局長,抓工作很有一股子虎勁,特別是偵辦毒品案,無論辦案數量還是質量,在全市都名列前茅,你到那不愁沒案辦。”
  “沒案辦好啊,說明咱金水縣是無毒縣,高興還高興不過來呢,為啥要愁?”
  “為啥?你說呢?”李朝輝停住,眼一瞪。
  “李支隊,別發火別發火,知道知道,沒案辦就得不到鍛煉,就達不到下派目的。”陳克勤拖起長腔賠罪後,隨即話鋒一轉,“但話又說回來,下麵的毒品案能有市裡辦的大嗎?”
  “小伙子,別瞧不起縣局案子,小地方關係複雜,辦案難度一點不比上面小。不說了不說了,他來了。”
  小陳順支隊長手指方向看,見會場大廳左側旁門走出一五十齣頭、身材矮胖男子。當來人瞧見朝輝時,嘴裡連連喊著領導好領導好,搶上來雙手捧著“領導”之手,又是搖又是晃,顯得十分熟悉。李朝輝指著小陳介紹:“張局,這就是市局下派到你那裡學習鍛煉的小陳,陳克勤,添麻煩了。”
  “什麼話,上級同志到基層指導工作,歡迎還歡迎不過來呢。嗯,年輕,英俊,威猛。小伙子多大啦?”
  陳克勤舉手敬禮:“報告張局,三十五了。”
  這時,一胖胖的女人胸前掛著個相機拾級而上,“張局長!”
  “喲,王記者,你好你好!”張紹雲打著哈哈上前與王記者握手,隨即介紹過來:“朝輝支隊長,小陳,紫艷可是市裡有名的美女作家喲,小說都出了三本。”
  初聽“美女”二字,兩市局幹部眼睛一亮,隨即看清,又不約而同眨鬼眼。儘管來人是不是美女有待商榷,但朝輝嘴上卻不失禮貌:什麼時候美女作家也寫本書反映公安戰線嘛。美女作家講此項工作正在進行。張紹雲補充:紫艷寫了一部反映金水縣公安局禁毒事跡的電視劇本,我們準備合作拍一部電視劇。朝輝贊道:好哇,張局,你可真會抓宣傳,縣局拍電視劇,這可又是全市首創呀。張紹雲下巴微微抬起:我一向認為不懂宣傳的局長不是合格局長,幹了工作不宣傳,打啞巴仗那可不行!陳克勤插一嘴:金水縣是省級貧困縣,公安局拍電視劇經費怎麼解決,聽說那玩意兒挺燒錢的?朝輝一愣,一眼恨過來,小陳意識到犯傻了,一吐舌頭。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絕境風光(一))
創作者介紹

Mobius

pd61pdtb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